崇义期货公司寻找中国经济增长的“宜居通道”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毕节股票配资-正规股票配资-配资推荐-湖南券商配资

原标题:大牛时代网:寻找中国经济增长的“宜居通道”

  ——访中国建设银行(601939,股吧)首席经济学家黄志凌

  在6.5%~8.5%的经济增速区间,市场驱动经济结构实现主动调整,证明这个区间也是实现经济升级目标的“宜居环境”。

  文 | 本刊记者 孔志国

  2012年至今,中国经济增长虽然较为平稳,但下行压力客观存在。特别是2015年下半年开始,经济增速趋缓伴随股市与汇市剧烈波动、货币多与资金紧并存、政策迟钝与效应衰减,各界对于中国未来的经济走势争议很大。

  怎崇义期货公司么看待中国近期的经济增长表现,经济增速和经济增长乃至国家发展之间存在着怎样的联系?带着这些问题,《英大金融》采访了中国建设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黄志凌。

  企稳基础从何而来

  《英大金融》:怎么看待这几年中国经济发展的崇义期货公司成绩单,未来中国经济会如何?

  黄志凌:解读数据发现,2012~2015年经济增长运行在6.5%~8.5%的区间已经被统计确认,2011~2020年之间,经济增长出现无支撑破位下行,滑出6.5%~8.5%运行区间的可能性不大,进入经济衰退或负增长通道的概率几乎为零。

  中国经济与西方经济的不同之处在于,底部支撑特点十分明显,进入新世纪以来更是如此。除非发生外部战争、内部大规模或长时期社会动乱,中国经济或许低增长,但很少负增长。

  之所以如此,原因有两个方面:

  一方面,大国经济结构本身存在一个底部支撑。改革开放30多年来G崇义期货公司DP总量变化的历史轨迹表明,虽然我国经济季度波动较大,但年度跌破6.5%的概率较小,结构性支撑是重要的原因。一是中国地域广阔,人口众多,第一产业形成了稳定性支撑。二是中国是国际公认的工业产业门类最齐全的国家,拥有3大门类、41个大类、700多个小类的工业体系,第二产业稳定性较强。

  另一方面,经济结构调整形成了新的底部支撑。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三大产业占GDP的比重不断调整,分别经历了从农业大国向工业大国,从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两次重大产业调整。进入新世纪以来,经济水平提升使得第三产业快速发展,第三产业占比开始稳步上升,2013年超过第二产业(1985年超过第一产业),成为目前经济结构的第一大产业。迈入中高收入台阶的13亿人口消费与服务需求将支撑第三产业继续稳定增长。

  《英大金融》:中国的经济结构优化了,经济增长的脚步却放缓了不少,原因在哪里?

  黄志凌:GDP增量结构变化的重要贡献因素是工业占比下降,直接拉低经济增速。2012年,工业对GDP增长贡献率为40.6%,2015年下降到30.4%,下降10.2个百分点,同期服务业对经济增长贡献率上升12.3个百分点。至于其他部分,基本稳定,金融业、服务业甚至是正向贡献。

  但从现在起,经济增长应该进入一个相对稳定区间。按照目前非工业稳定规律和服务业发展态势,即使工业零增长,也不会出现经济总量萎缩,况且工业增速下行接近“死库容”:工业构成中,行业出现明显分化走势。与日常消费相关的行业,如电力热力及水生产的周期波动较低,持续稳定,以计算机、通崇义期货公司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为代表的高技术制造业快速发展,企稳基础逐步夯实,对经济增长形成积极支撑。

  有效需求撑起“通道”

  《英大金融》:刚才主要谈供给,从需求的角度,是不是也有一些好的迹象或者利好?

  黄志凌:我们的经济运行持续保持在6.5%~8.5%区间,既是一种理想状态,也存在可能,供给结构的变化形成了底部支撑,有效需求则形成了更有力的支持。

  其一,从国际比较看,危机发源地的美国经济已经基本恢复,呈现稳健上行走势,欧盟和日本经济增长虽然仍较曲折波动,但筑底迹象日渐明显,新兴经济体也基本上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全球经济逐步向好形成有利支撑。

  其二,从国内经济转型进展看,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引领下,提质、增效、升级的“双中高”经济转型方向确立,新旧增长动能不断加速转换,新经济、内需对经济增长作用不断增强。

  其三,从行业数据分析来看,真正意义的过剩行业去产能对工业增加值增速的影响不到1个百分点,按照2015年工业占GDP比重的30.4%,去产能10%大致影响GDP增速0.27~0.41个百分点。过剩行业去产能至正常状态(80%利用率),对GDP的影响不会超过0.5个百分点。如果分三至五年实现去产能目标,或内外需求提前复苏,则影响更小。

  其四,从金融发展状况来看,金融危机的影响已经持续8年,脱离实体的虚拟金融失控和资产泡沫等危机动能大幅衰减,金融结构——尤其是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的比例、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正在发生积极变化,国民储蓄向国民投资转化的途径与机制更加顺畅、有效。

  综上,对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没有理由过度悲观。2012年以来,经济增长已连续多个季度运行在6.5%~8.5%的区间,经济运行态势与宏观经济政策期待是一致的;在6.5%~8.5%的经济增速区间,市场驱动经济结构实现主动调整,证明这个区间也是实现经济升级目标的“宜居环境”。

  速度需求也是战略需求

  《英大金融》:为什么把6.5%~8.5%的经济增速区间视作“宜居环境”?

  黄志凌:对于中国而言,最终跻身并屹立于高收入国家行列,关键在于经济增长保持在6.5%~8.5%的通道里运行足够长的时间。

  简单测算之后不难发现,即使维持人口规模不变,世行的高收入国家标准(12616美元)也不变,我们国家按照年均7%增速预计到2023年才能迈进高收入国家的门槛;如果经济增速低于7%,很难说清楚什么时候可以跨越高收入国家的最低门槛。实际上,跨越最低门槛并不意味着就是高收入国家。考虑到经济周期波动等因素,晋升高收入国家行列之后不被重新降级为中等收入国家,人均GDP至少应达到20000美元以上,按照前述7%速度、汇率与人口规模不变来测算标准,大约在2031年之后才能实现。从国际经验来看,一个大型经济体以这样的时间长度晋级高收入国家,存在外部环境方面的很多不确定性,而如果速度再下滑,则可能出现较大的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

  《英大金融》:换言之,一定的经济增速,对中国是必须的?

  黄志凌:的确如此。对于中国而言,速度目标是战略目标,速度需求也是战略需求。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时期,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是必要的。日本在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之后20年,通过贸易立国、科技立国、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构建社会保障体系等战略,推进经济结构调整、产业升级以及增长方式转变,经济增长不仅没有减速,相反还在提速,直至进入到高等收入国家行列,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韩国亦是如此,甚至在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后,仍然维持了一段时间8%左右的高速增长。相反,拉美、东南亚国家和地区进入中等收入国家后,经济增长过早地出现“刹车”,导致长时期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而难以自拔。如巴西在1968~1974年维持了年均11%的高速增长后,1975年前后成为中等收入国家,但1981~2000年GDP年均增速仅有2.1%,进入新世纪以后伴随着经济剧烈波动,经济运行一直在“中等收入陷阱”里挣扎。

  从中国经济现实与长远战略来看,经济长期低速运行并伴随着大幅波动,绝对不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情。从国际经验看,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时期,经济增速的快速下滑或大幅波动会破坏市场信心。一旦市场信心被破坏,就会造成悲观预期,投资、消费趋于保守,失业问题、财政问题、社会问题可能接踵而至,改革空间被大大挤压,形成经济发展“陷阱”。因此,保持一定水平的经济增速是实现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升级、保障社会全面协调发展、提升综合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条件。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原标题:大牛时代网:寻找中国经济增长的“宜居通道”

感谢您对 大牛时代网 的支持

 声明:大牛时代网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若有疑议请发送邮件到lnddygya3@tom.com,我们将在2个工作日内审核处理。